“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孩子無奈到無理。”互聯網時代的視覺環境,一屋可知天下,一機也能知天下。這種互聯網環境的變化對大人的影響可能還是補充性的,而對于來到人世上的孩子們來說,可能則是根本性的。

在沒有互聯網環境的家庭,孩子也許只受家庭物環境和人的心理行為影響,這個空間相對來說是固定的,熟悉的、變化不是太大的。然而,在家庭互聯網影視環境上,孩子們則可以跳出家庭物環境的空間,通過電視和手機屏幕,拓展到家以外的世界,更早更多地了解到世界的變化,從而能在建立家庭關系的同時,而另外建起一個與家庭關系并行的外部關系世界。見到許多1歲左右的孩子,就能用他們自己靈巧的手指,撥動手機屏幕上的圖標,找到自己想看想按的內容,也會執著的要求大人把電視屏幕開到想看的頻道上。

從這樣的家庭環境變化,孩子們的心理成長可能不僅僅局限于家庭關系,還有一個外部關系在同樣地影響著孩子們,這就讓孩子的成長有了一個超越于家庭主宰的可能。因此,厘清孩子成長過程的家庭關系,找到家庭關系障礙的原因,也就能利用互聯網的影像和聲音,給孩子的心理成長注入一種全新的積極因素,讓孩子的家庭互聯網影像成為能牽動孩子走出家庭關系障礙的新路徑,不知不覺地伴隨孩子的心理健康成長。

了解與厘清父母與孩子,孩子與家庭其他養育與監護成員的關系,對于家長們來說,需要有一種簡單的方法。筆者既作為人之父母,也做為資深家庭親子關系心理咨詢師,在多年的心理工具應用中,體驗到繪畫是一種好方法。

-樹-人

最普及也是非常能標準化分析的是讓家庭所有成員各自在一張白紙上畫“房-樹-人”,然后由心理咨詢師與畫作者進行一對一的聯想分析或者家庭成員一起互動討論。

微信圖片_20190606105700.jpg 

房樹人測驗,又稱屋樹人測驗,它開始于John Buck的“畫樹測驗”。John Buck于1948年發明此方法,受測者只需在三張白紙上分別畫屋、樹及人就完成測試。而動態屋、樹、人分析學則由RobertC.Burn在1970年發明,受測者會在同一張紙上畫屋、樹及人。這三者有互動作用,例如從屋及人的位置與距離都可看出受測者與家庭的關系,所以這兩種分析學多數會結合使用。

房樹人繪畫撇開了家庭不同代際人的言語思維的差異,也回避了意識中的意志控制的作用,而讓繪畫者進入到無意識的繪畫思維狀態,從而能深刻了解繪畫者的潛意識思維。透過房樹人測驗,可投射出個人的心理狀態,有系統地把畫作者的潛意識釋放出。幫助畫作者透過潛意識去組識自己的動機、觀感、見解及過往經歷等,去幫助畫作者自己了解事件的本質,自己對外界的接觸取向及生活模式及作出適當的反應。

信手涂鴉

幼兒只要看見大人拿到筆,一般會來搶奪過去,然后在觸手可及的書上、桌子上劃他們想畫的線條和圖案。成人一般也會做信手涂鴉的放松自游戲。收集家庭成員信手涂鴉出來的畫,可以通過潛意識聯想與心理分析來洞悉信手涂鴉者對感受到的家庭關系狀態,也能幫助家庭成員來了解彼此的關系,甚至可以調整家庭成員的關系認知。譬如馬老師家有一面專門為小外甥女(1歲多)制的一面黑板墻,黑板墻寬180cm×180cm,孩子平時只能在黑板的最下區域涂鴉,但她會要求大人抱起她,把涂鴉畫到黑板墻的上方任何她想畫到的區域。而且這孩子喜歡在大人已經寫過的字或畫過的畫上再涂她想要的線條。試過好幾次,她并不選擇在寫有她自己名字的上面涂鴉。

家庭集體畫

繪畫用于心理分析一般屬于潛意識投射分析。而家庭成員集體來作畫,或畫房-樹-人,也可以反映家庭成員關系的平衡性,尤其是家庭成員對其他成員的關系態度。1958年,心理學家海德提出了改變態度的“平衡理論”,又被稱為“P-O-X理論”,P代表認知主體,O為與P發生聯系的另一個人;X則為P與O發生聯系的另一個任意對象。平衡理論假定P-O-X之間的平衡狀態是穩定的,排斥外界的影響,不平衡狀態是不穩定的,并會使個人產生心理上的緊張。這種緊張消除僅當他們之間的關系發生改變,恢復平衡狀態時才竟其功。綜合言之,海德的平衡理論考慮的是一個人會在自己的認知架構內,組合彼此間對人和對物的態度。

集體作畫也能通過美國心理學家柏恩1964年提出的P-A-C分析理論來看家庭成員的關系沖突。P代表父母狀態,A代表成人狀態,C代表兒童狀態。柏恩認為,人們在互相交往中常常以不同的人格狀態出現,構成了人際關系中的不同人格狀態。如果交往的雙方都能按對方期望作出反應,人際關系就是“互補型”或“平衡型”,可以加深人與人的感情,建立和發展良好的關系;相反,如果交往雙方的反應呈現“非互補型”或“交叉型”,容易引起沖突,導致關系惡化。

因此,家庭成員在家庭心理咨詢師的指導下,可通過集體作畫,做P-A-C分析,從而逐步改善家庭的人際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