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化管理與精細化管理簡直就是一對孿生兄妹,一剛一柔,一陽一陰,相互協調,互為補充。筆者前面寫了一篇《職業化管理 知情意上要有“三同”》,而在精細化管理上,職業心理如何與之對應呢?

從心理學理論與方法的上去感悟:

首先,安全感來自于對危險的充分認知與對應。因而,要同知第一要知道的就是安全,因而“平安”必然就成為職業心理的第一要務;

其次,同情即是情同,情有情緒和情感,當情緒與情感相統一、又有著平安的環境,情感穩定地支配和調節著情緒,心理上呈現出一種放松的狀態,這種狀態下做任何事情,才可能最大限度地做到“平和”;

第三,當有了平安,做到了平和,人的心境才是安定的、從容的,焦慮和擔憂沒有了,靜心的狀態就當然地呈現在職業角色之中,平心而論就極會成為可能。在這樣的一種狀態下,管理的精細化心理環境也就形成了。

對大自然的細致觀察,必然要有一個安全、平和和靜心的狀態,而做任何精細化的動作,更要有專心致志的環境。職業化管理中強調知情意“三同”,從而營造出精細化管理的“三平”,“三同”與“三平”相伴隨行不就可以做到職業化與精細化管理的彼此促進嗎?

然而,如何做到職業心理的“三平”,還是要靠管理者職業心理的成長與訓練。不妨拿醫療中的一些現象來說道說道。

一談論醫學技術就會聯想到精益求精這個成語,這也是精細化管理經常被稱著精益管理的原因,精細而有益,精是管理的行業精細,益是管理能達成其結果目標。沒有“三平”環境哪來“精”?而沒有“三同”哪有“益”?精益管理即是“三同”與“三平”的如影隨行。

外科醫生們一般都能得到立竿見影的患者認同,筆者覺得主要來源于外科的手術技術精益。一個好的外科醫生,如果沒有手術室這個安全、安靜的環境,沒有麻醉師、器械及巡回護士的默契配合,恐怕外科醫生的效果會比內科醫生遜色得多。麻醉師保的是患者平安,護士保的是手術醫生的得心應手的安心操作,才使得手術過程中包括患者在內所有人的平心從容。一個以外科醫生為核心的患者手術團隊,正印襯了團隊職業化管理的“三同”,從而才有了手術全過程的“平安、平和和平心”的“三平”。“三同”是前提,“三平”是基礎,兩者疊加,從而保障手術的完美。

從醫療手術的觀察與分析中,管理者就如同外科醫生,哪誰又是管理者的“麻醉師”和“護士”呢?從職能部門來講,恐怕財務與運營部門可以類比麻醉師,而醫務、護理及后勤就是管理“操作”中的“護士”。很顯然,手術團隊他們有著共同的病人,有著服務于外科醫生的目標。如果管理者能形成一個類似于外科手術這樣的一個安全、安靜和平和的環境,又何嘗不能保障管理的成功呢!

在手術環境中,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壓力的緩沖器。外科醫生會率先發現手術中的意外情況,及時加以處理,壓力就在獨自發現與處理中解除了;麻醉師則關注于患者的生命體征,維持一個最適合于手術的環境。巡回護士的節奏可能是變化最大的,保持著與手術內外環境的協調,緩沖了手術中的物流與信息流壓力。試想一下,如果管理的團隊配合體驗下外科手術的這種配合,將會是一篇多么動人的管理樂章。

知情意“三同”與職業心理“三平”基于的是現代醫學科學的團隊職業化和組織職業化環境。從中醫與西醫的不同診療模式可以體認到,當下的醫院管理同樣面臨著如同中醫“神人”與西醫的“神團隊”差別。中醫一個人可以包打天下,而西醫一個人將寸步難行。為何西醫診所火不起來,而中醫診能所滿天飛?就在于中醫與西醫在以大陸文化思維環境中的處境大不同。

用中醫模式管理的醫院將是能人整體化的管理,而西醫模式管理的醫院一定是基于團隊與組織職業化的精細化管理。能人主導下的管理有時是但可不一定就是君子般的整體管理,而團隊職業化尤其是組織職業化一定會造就精細化的賢人管理。因為團隊與組織職業化容不下小人,只容得下君子,君子團隊的基礎成長為賢德管理者才是大概率。

因此,職業化管理與精細化管理,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上來看,“三同”與“三平”是如此的重要,也只有將職業化與精細化管理連襟,才能營造出“三同”與“三平”的太陽與月亮般的地球生態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