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醫療成本居高不下,醫保基金年末總是緊缺、許多慢性病難以控制、身心疾病的治療效果難以保障,也使得醫院運營捉襟見肘。

實踐現代醫學模式的次序

現代醫學模式是大家所熟知的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生物醫學模式是把疾病看作生物性的,其治療是運用生物醫學的方法,依靠藥物、手術與功能康復性的治療手段。生物醫學技術消耗的主要是社會物化資源,其成本代價高昂。

然而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和人民群眾生活水平的提升,疾病譜也在發生著變化,由于社會心理因素所致的疾病越來越多,特別是身心疾病以及以軀體癥狀表現的心理疾病,其治療的現實仍然在以生物醫學方法來主導,這不僅僅浪費醫療資源,其診療效果也不好。

身心疾病、軀體化癥狀表現的心理疾病,理應是心理治療為主,生物醫學治療為輔。而生物疾病的診療在當今社會,也需要先行進行心理疏導,提高就醫的依從性,改善心理預期,從而促進生物醫學的療效,降低生物醫學成本。

因此,運用現代醫學模式,除了緊急救治的危重生物疾病病人,都不應是從生物醫學診療開始,而應該從患者的疾病診療社會適應開始,繼以心理治療,而后才能順利進行生物醫學治療。這樣的診療次序才是有助于醫療資源節約,同時也是最為綠色環保的醫療。

現代醫學模式次序轉換的障礙

前述的醫學模式次序的道理誰都明白,但為何就是難以實施與實現呢?筆者以為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社會對于醫學模式的認知尚停留在醫學界,大眾并未形成對社會心理醫學重要性的社會心理認知。特別是基本醫療保健政策,把社會心理服務和心理治療排除在基本醫療之外,從而在制度上形成了運用社會心理醫學技術的政策壁壘。

其次,普遍不認為社會心理因素致病的客觀現實性,從而形成了心理疾病患者就醫的恐懼性,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社會對心理疾病患者的歧視,從而影響了心理醫學的發展與普及。

第三,過分強調的心理治療技術的職業性,而忽視其心理治療技術的專業普及性。每個人從出生到成長,都有著心理學的天賦。現代醫學三維模式對醫務專業人員在專業知識與技術上的要求應該是生物醫學、心理醫學和社會醫學三者的平衡掌握與平衡應用。

不能形成這樣錯誤的社會認知:生物醫學醫務人員人人要學,而社會心理醫學只能是心理學背景的專業人士去做。從今年各地報考心理治療師的資格審查來看,不少地方的資格審核人員,就帶有明顯的上述偏見。譬如限制醫療機構中的心理咨詢師、護士、甚至是臨床醫生報考心理治療師,這是典型的把心理治療當著職業而不是一個普及型的醫學技術。

專業技術資格考試助力心理治療技術普及

專業技術資格考試作為一種國家考試,具有嚴肅性和權威性,也是推動專業技術繼續教育的有效激勵措施。健康中國戰略已經開始實施,而心理專業人才又十分緊缺的現實環境下,專業技術資格考試應該助力心理治療技術的普及,從報考政策上鼓勵更多的醫務人員報考。應該允許臨床、護理、心理、音樂、藥學、公共衛生和衛生管理等專業技術人員有心理治療專業興趣與技術能力的人報考心理治療專業技術資格考試。通過國家嚴格的考試來檢驗這些專業技術人員在心理治療專業技術學習與應用中的掌握程度,合格者授予相應等級的專業技術資格,以滿足心理治療技術普及應用的需要,緩解心理治療專業技術人才的不足。

現代醫療技術正走向綜合與融合的道路,尤其是對于強化基層醫療,要讓醫療資源下沉,不能過分強調醫療的專業化細分,而應該著手培養全科型的醫學人才。心理治療技術是全科醫學技術的一個核心部分,無論是醫療機構中的醫生、護士,還是心理咨詢師,都理應系統掌握。在社會區和鄉鎮基層醫療機構,從發展分級診療、重視首診技術質量的提升著眼,應該鼓勵醫務人員報考心理治療專業技術資格考試,從而讓專業技術資格考試助力于社會心理醫學技術的普及。只有醫務人員的專業技術知識結構改變了,社會對于醫學模式的認知清晰與全面了,現代醫學模式的應用與次序才能符合時代的要求,醫療的社會高成本才有可能降低。

心理治療師微信.jpg

心理治療師QQ.jpg